大家好,我是林彦丞(林啸),一个TCG游戏爱好者,也是一名默默无闻的万智牌休闲玩家。这次北境卡牌的比赛是先驱赛制,我选用了大绿献力这套牌。因为运气不错,侥幸夺冠,于是应邀写一下战报,并分享一些个人对这套牌的理解,大家交流学习。

特别感谢一下陪我练牌的小伙伴们,尤其是左诚和荆牧,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成绩。

之前我主要玩摩登赛制,所以对先驱还是很陌生的。个人理解难免偏颇,我认为先驱赛制目前的套牌强度和风格类似于早期摩登环境,套牌强度高于T2但没有离谱很多,且环境相对丰富,目前成立的套牌不少,打起来还是很有趣的。

那对于套牌的选择,我希望我的套牌里做到至少有1种基于当前环境,强度极高甚至明显破格的单卡作为基础组件。在薇诺塔和展现迭代被禁止后,我认为符合我这个标准的单卡只剩下了破镜奇谭和夜天神殿尼索斯:前者是单卡价值最高也最全面的万金油(几乎所有沾红的套牌都必须放,甚至要为了它而沾红),后者的法术力作弊规格显然不是先驱这个赛制所应该承受的,后续被禁了我也并不意外。

赛前选择一套适合自己的套牌是很重要的,除了明白这个赛制占比高的主流套牌以外,结合自身情况是更优先考虑的事情:作为休闲牌手的我已经快三年没打比赛了,平时的练习量基本只有和几个朋友日常玩耍,如果选择一套游戏计划不够主动、单卡强度不算顶尖、很吃练习量的中速或控制套牌,显然是比不过各位理解深厚、练习量充足的大师们的。所以红黑中速是我第一个排除的选项,因为这套牌的单卡平均强度其实并不够好(只有破镜奇谭是超规格单卡,但架不住大家都带啊……),且太吃练习量和对环境的理解,牌力不够的选手一局游戏都不知道能犯多少包,因为不沾蓝而被对手牌库顶击毙更是令人头皮发麻。况且,预选赛是只有冠军才能拿到名额的比赛,红黑中速就是最差的套牌选择没有之一(除非你是左诚这种Pro,就当我没说了)。同理,白蓝控制、蓝黑控制和艾斯波控制也迅速被我排除了。之后,在大绿献力、伊捷凤凰和纯蓝/班特精怪等这些游戏计划主动的套牌中,我选择了大绿献力。

法术力作弊:夜天神殿的法术力作弊是绝对超过这个赛制应有强度的,中期铺场顺利的大绿,单次爆出十几点法术力的情况很常见,能配合奇奥拉和骁骑翻出新夜殿更是可以一回合达成离谱的爆费效果。而波禄卡诺斯、多头蛇蜥巢穴和卡恩工具箱,都是最棒的法术力价值转换器

比赛计划主动:套牌的运作方式属于自主驱动,提速+铺场给与对手压力,夜殿爆费超展开压场,单纯又进取。对于我这种练习量不够充足的牌手而言,作麻烦的制造者是比做麻烦的解决者要轻松得多

展开维度丰富:与传统的绿色ramp套牌的“提速咒语+大招”构成方式不同,绿献力是由“提速组件+坚实生物+旅法师+价值/润滑组件”构成,可以加速后依靠巨魔、骁骑压场平推,也能用旅法师和收成节赚取价值,尤其卡恩的备牌工具箱提供了丰富的局内选择对策,堪称“史上最灵活的绿色Ramp套牌”

很难死于换备错误:“卡恩套牌无备牌”这个被很多人诟病的缺点,在我的眼里恰恰是我认为的这套牌优点。众所周知,万智牌比赛中,换备是一门很大的学问,赛前根据META设计出合理的备牌并在各种对局中进行恰当的换备是非常难做好的,因为错误换备和过度换备导致败北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而大绿献力就没有这种困惑,设计(或抄)出一组11-13张的神器套装,再留2-4个位置给空击虫和补位的贪餮多头龙就可以了,这都能换错吗(FLAG)?

带几个历祚母圣树:母圣树1或2的配置我都测试过,真的是各有利弊。考虑到这是一套21地套牌容易卡地,会出现上手复数夜殿的事故,且我在测试对局中出现过多次上手2母圣树导致无法连续下地的情况,最后决定只带1张。

是否带黑绿圈:由于备牌是携带了一张脏鼎作为额外的致胜&价值的,所以还是推荐带一张黑绿圈作为法术力源,不用多。

贪餮多头龙&吞世客波禄卡诺斯:常见配置是波禄卡诺斯*1或贪餮多头龙*2,前者的配置方式是另一个位置给第二个女像柱。我测试结果是这两张牌在各有利弊,前者下限很低,但在献力爆起来能成为一个恐怖的法术力水槽,4费55的身材也可以接受;后者更稳定和灵活,补全了正编缺乏的与对手互动,而直接翻倍指示物也可以在前期提速后制造一个大生物race,但上限不够高,最后我选择各带1张。最后补充一个细节信息:贪餮多头龙的基础身材是0/1而不是多头龙常见的0/0,所以在极端情况下是可以接受X=0裸拍或收成节翻进来当阻挡者或凑献力的。

森林女像柱:至少带1,补充2费ramp节奏和调黑色需求。如果主牌只带1波禄卡诺斯不带多头龙,建议补第二个女像柱。

绿雕跺地兽:这张牌我最早是带了4,随着测试逐渐减到了0。刚开始觉得这张牌作为一个生物赚一个找地可以接受,有奇奥拉还能抓张牌,7个地就可以攻守一体非常理想。但随着测试,发现在这个残酷的环境下这张牌实在是太差了,而且这套牌能打到7地的对局其实并没那么多,最后就索性不带了。后续环境如果变慢或偏向比价值,可以考虑满编奇奥拉并携带这张卡。

巨怪唤师奇奥拉:有人选择放4奇奥拉,在我看来这个配置是不可取的。奇奥拉是一个你会希望在前中期抓到一张的牌,但由于旅法师的传奇规则大部分时候不会想抓到第二张(除非是夜殿爆费或要开始脏鼎组合技),且4奇奥拉会挤占其他单卡的位置,所以带3是相对合理的配置。

神弓游侠薇薇安:这张卡是在多次测试后加入的对环境卡。绿献力是一套几乎无法与对手互动的套牌,尤其面对旅法师无解,而薇薇安的2异能正好契合这个诉求。1异能的加豆分践踏在部分对局中可以协助破开场面,配合骁骑不仅可以把身材堆到6/7甚至7/8,附加的践踏也可以给对方更大的压力。如果备牌带了额外的多头龙,3异能也可以搜寻。总之是可以带1张,多个念想。

撼世妮莎:法术力爆发和地重置都是不错的效果,起立地附加敏捷也偶有奇效,但更多是作为“额外的奇奥拉”或“散装夜殿”存在,所以只带1,多个念想。

龙尊尼可波拉斯:最近开发出的新科技,可以被收成节翻出,也能在妮莎誓约的调色下打出,补全套牌缺少的去除和价值。总体来说是个下限不稳但上限很高的设计,非常酷,如果带的话请务必满编妮莎誓约,并替换上面的神弓游侠薇薇安的位置。

概述:一般来说,大绿献力的备牌会留11-13个位置给神器工具箱,剩下2-4个位置给真正需要换备的单卡。具体工具箱配置和自由位,根据环境来定。

自由位:一般是给空击虫和贪餮多头龙,前者是应对纯蓝精怪这种大劣对局的,定位就是拖延时间到对自己有利的节奏,很消极;后者是补充互动位,根据心情调配即可。还有浪漫主义的配置可能会带绝望终局伊莫库或不休饥渴乌拉莫,都很酷。

神器工具箱:没什么悬念的保留位基本会给陨石魔像(非地永久物去除)、托玛墓穴(最快捷的坟场针对)、金针(哪里痛了喊哪里)、滞阻法球(对抗莲花组合技)、无牌灵车(持续的坟场针对&载具)、脏鼎(价值单卡&组合技)、法老神雕像(脏,实在是脏),其他配置都可以商讨,具体如下:

挖坟人囚笼:这张卡一般会带,主要应对军武、藏火和凤凰。但请注意这牌会卡住自己的返照收成节,和翻出的生物。

埃西卡的战车:对红黑中速、白兰控制等套牌效果不错,本身也能提供微量绿献力,丰富套牌的进攻维度。

执政官旗舰云威号:能提供珍贵的点伤3,尤其可打旅法师是加分项。开船后是6攻飞机的快速race终结比赛,非常合理。

宝窖&玄铁殿堂:携带一张神器地防止卡地(毕竟只有21地),宝窖能产珍宝配合备牌的脏鼎达成OTK组合技,玄铁殿堂的不灭可以让人更安心的往上铁狼皮和巨魔皮,各有利弊,但综合考虑还是宝窖更佳。

基岚之心号&锁链面纱:这两张卡我一起写了,之前我没有想到这是一套组合技(感谢焦大师科普),锁链面纱加速组合技的启动速度,基兰之心可供旅法师减豆自杀,配合脏鼎组合技,快速击杀对手。

不倦朝圣械戈罗斯:作为可被检索的第五张骁骑,尤其是能定向检索黑绿圈 / 夜殿 / 多头蛇蜥巢穴,确实有选择的价值。

永生圣阳:很高很综合的价值单卡,四个异能都很实用,堪称滚雪球神器。但请注意,这张牌也会锁住自己的旅法师异能。

巨石圆阵:太差了,懒得写了,从减费异能到生效异能,都是情景式+锦上添花的效果,这东西真不该带。

最后复盘一下这次的比赛过程,这部分其实我不是很想写,因为我打得并不好,比赛过程中也因为各种原因犯包无数。不过我还是会努力写出能对局过程,以及复盘后记录的犯包经过,帮大家做好反面教材。

到达牌店之后,得知今天参加比赛的牌手是40人,瑞士轮6轮。由于我平时练习量不足且对环境缺乏了解,内心还是感到了久违的忐忑。不过也由于太久没打比赛了,还是对接下来的对局充满了兴奋,希望能享受游戏~

小小吐槽一下下店内的环境,四十多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还是比较闷热的,比赛中我也出了不少汗,喝了四瓶水。顺便尝试把我犯的一些包归结为太热了脑子不转了吧(算了其实主要还是我打的菜)。

第一局后手,接了一个展开不快的手,对局拖到中期,被对面结算了复数奇奇结界把场面铺开,我的卡恩也被对方打死,中间的收成节也中了反击。对方虽然没有抽到无畏创新,但两个奇奇+变人地已经足够把我打的面目全非了,GG。

第二局先手,又接了一个1回合没加速的手。前期双方互相展开,然后我出卡恩,做了一个极为愚蠢的操作:找了囚笼。其实这个对局囚笼是意义不大的,对方可以用无畏创新多支付1来砸了我的囚笼,因此并不会妨碍对方的组合技。而囚笼却会锁住我的收成节翻生物和返照。不过这个迟迟未被处理的囚笼,也锁住了对面至少3个蓝巨械的异能,也锁住了我3个收成节的返照……双方开始僵持的对看,都踢不过去,于是一直耗到了数回合。眼看致胜无望,我果断选择投降,节约时间吧。

事后了解了套牌构成和大致节奏,我感觉这个对局应该是55开或是大绿优势的,主牌局大绿展开更快应该能压住对手,备牌局对面加入反击和会增加去除密度会让大绿劣势一些。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正确?

开局即背水我是很悲伤的,再输一轮就要GG咯!不过还是抖擞精神,准备迎接下一轮。一看对手我俩都笑了,这不小黑么~是当年打魔兽卡牌时候的老熟人了,久违的碰面我们还是很高兴的。小黑平时主玩1.5,我也是打摩登更多,俩人对先驱都不熟悉,那开搞吧~

第一局后手,对面开局思绪,原来是红黑。这个对局我还算了解,和左pro练习过很多次了,是大绿的优势对局。之后我罗堰+狼皮+骁骑三连拍,快速杀死了比赛。

第二局小黑换备策略是提升咒语效率,下掉了部分高费用咒语,增强了前期弃牌和去除密度,这个思路还是很有效的。对面交替拍下血税收集官和墓地擅闯客压制我的血量,同时用低费用去除和弃牌拖延我的展开,然后我爆地了……最后对手用逸脱后的克罗刹将我击毙。

第三局终于到了我的先手,但抓得并不好我调度了。小黑看到起手后十分纠结,之后和我说想记一下这个起手赛后我们讨论讨论。我1回合罗堰2回合原生林巨魔的开局让对手频频摇头,中期卡恩茜卓推杯换盏,后续我2张收成节让红黑苦不堪言,虽然勉强结算了一张召现绝望想扳回劣势,但下回合被我夜殿爆费后的多头蛇蜥地一脚带走。

赛后我们复盘了比赛过程,第三局他接了一个1回合没去除,有碎骨巨人+茜卓+卡力塔+召现绝望的手,属于较为中规中矩。我认为这个起手属于80分左右的手,但对阵大绿,后手1回合没有去除或点弃的手牌并不可取,尤其是我调度了,他有资本去博一个更好的起手。但小黑认为我调度后可能手牌依旧不好,且这个对局会比较吃中后期的资源交换,所以在纠结后keep了这个起手。在讨论后,他也同意应该调度,毕竟已经打成1-1了,再保守应对很可能就是败北。

第一局对面开局下沼泽思绪,又是熟悉的味道吗?前几回合又是推杯换盏,我加速来你去除,我狼皮后你奇奇,但我挺出卡恩后找了埃西卡的战车,对手就开始难受了。之后我续拍下骁骑和收成节,对手并没有跟上能与之抗衡的单卡,场面碾压获胜。

第二局备牌局,对手开局没有思绪,我1回合的罗堰也没遭遇去除。2回合对面顶出血税收集官,那我奇奥拉+第二个罗堰可就火力全开了。之后我一路速度狂飙,比对手更快的结算了更多威胁,压制性获胜。

打完之后和对手聊了对局过程和换备思路。对手提供了一个我不太能接受的换备方案:认为送终一击在和我对抗中属于很差的单卡,射程内没有什么好卡,后期抓了卡手,于是全下了,上了更多质量单卡。我不太同这个思路,毕竟红黑对阵大绿,前期的降低大绿的速度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以相同频率拍下威胁,红黑是可以压住大绿的,但如果大绿速度起来后法术力爆发可是指数级的,红黑完全遭不住。所以第二局我应该是赢在了对手错误的换备方案,以及我逐渐变好的运气了。

第一局……好吧又是红黑啊,前期继续推杯换盏。但第四回合,对手拍下了卡力塔让我倒吸一口凉皮:这是大绿在对阵红黑中最不愿意见到的单卡,不仅可以化解红黑头疼的巨魔和骁骑异能,还能让每张去除都转化为一个灵俑,附带的系命更是拉锯战神器。之后,对手在本次对局陆陆续续结算了3个卡力塔,将我彻底打到崩溃。

第二局先手,罗堰没遭遇去除,那速度飙起来,陆续结算了骁骑和卡恩后,对面后继无力,投牌。

第三局就很值得说道说道了。我起手中规中矩,2回合下了夜殿,对手3回合笑着拍出了月轮山影……好吧,爆费计划破产。4回合紧跟的卡力塔又让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在互相摩擦了几回合后,我血量和场面逐渐劣势,此时我抽到了卡恩,减豆后没有犹豫的找了陨石魔像。因为了解这个对局中卡力塔的价值,以及第一局被三连拍的阴影,我毫不犹豫的用陨石魔像砸了卡力塔。之后我开始用卡恩找脏鼎,脏鼎背面找卡恩奇奥拉,卡恩继续找脏鼎,脏鼎背面找两个卡恩,一边把自己血量回到了安全线,一边把对手value的一脸懵逼。正当我准备规划反击的时候,裁判告诉我们:该数回合了。望着被我奶到三十多血的对手,我欲哭无泪开始抢血,殴打了两回合感觉下回合有望斩杀了,对手抽卡,付费结算,卡力塔……怎么又是你啊,我晕~到我看了看手牌和场面,斩杀无望,只好平局。

打完之后和周围牌手展开了讨论,有人认为我当时的陨石魔像应该砸月轮山影,解放夜殿后达成无限血组合技。我说当时我的场面不占优,血量也不健康,这个对局中卡力塔太过强大了留着我怕场面崩掉;同时,当时我没有黑绿圈也没有女像柱,是无法用脏鼎组合技击穿对手的牌库,只是做一个双方无限血基本是奔着平局在打了,我还是不想这样。后续又讨论了一会,我感觉自己当时的选择确实保守了,如果砸月轮山影解放夜殿,后续如果抽到第二个卡恩,是有机会用卡恩找宝窖,宝窖产珍宝,再达成脏鼎组合技的。不过由于我没携带锁链面纱,整个流程还是有点长,中间中个恐惧钻心可能直接。

第一局我加速后搓着献力,对手也平铺血税收集官和奇奇结界,同时延缓着我的提速。结算卡恩后有点卡地,我保守的拿了宝窖,继续铺场。对面突然挺出一个终耀巨龙,耗竭嗷呜一口喷了我的巨魔,还顺便踢死卡恩,我泪流满面……中期继续铺场对看后,我立出奇奥拉,陆续拍下巨魔和波禄卡诺斯抽了两张牌,对面也用墓地擅闯客、奇奇、魂力霜剑山补充场面。再到我,抽卡,第二个夜殿,我看了看场上的奇奥拉和波禄卡诺斯,一个邪恶的计划诞生了……计算后怒搓21点费用,波禄卡诺斯蛮化!五杀!一脚踢爆,爽~!!!

第二局也挺有趣,对面1回合没有思绪,我下了罗堰也没被去除。对手拍下血税收集官,我也加速顶出巨魔。对面思考后炸了血滴,弃巨龙抽卡,长出一口气后下地,拍出第二个血税。我出卡恩,找了灵车。对手钻心了卡恩,然后卡地了过。到我,抽了个罗堰,手里没威胁很无奈,只好巨魔踢出罗堰。对面继续卡地,血滴虑牌还是没地,拍下第三个血税。我抽卡又是罗堰,这时候灵车已经慢悠悠吃到了6攻,巨魔灵车开踢,对面无奈两个血税换了灵车。对面继续卡地,已经快哭了。我抽卡,又是罗堰,也快哭了,但好在我还有巨魔带队罗堰们猛袭。再到对手,还是卡地,痛哭失声。我抽卡,还是罗堰……对手望罗堰兴叹,不堪受辱,选择投牌。

打完之后在欢乐的气氛中我们复盘了比赛,并讨论了换备思路。吕航的换备非常正确,加入了逼从和更多的小去除,同时并没有加入头脑空白这种华而不实的单卡。但无奈运气太差,不过可能这也是万智牌的魅力吧……

开打前发现我pair down了,我10分对手9分,即使对手赢了我也不能确保晋级,于是就很大度的投给了我,并。祝福我后面好好打,我也说会加油的,于是双方都很开心。

然后我说今天主要是来打打牌的,咱们还是打一局吧。对方也说好多年没打牌了,能多打打还是很开心的,于是就在友好的氛围中展开了对局。

第一局我先手1回合罗堰,对方挺出拼接师备尸,居然是阿布赞脂牙!没有翻下去载具,是个好消息。2费我继续女像柱提速,对方打出引路羊蹄人翻4,脂牙和载具进坟,组合技要成了。但到我,直接结算卡恩,锁住组合技。对手看了看卡恩后,无奈投牌,而且展示手牌并没有掘坟。

第二局对手先手,我开完笑说了一句“这局你不会要天胡吧?”,于是对手很给面子的1回合拼接师备尸翻下去脂牙和载具,2回合掘坟拉上来了……我头都碎了,神仙难救啊。

赛后又互相讨论了一下套牌构成,开始难得的休息时间。毕竟老年人,在闷热环境下打了6轮比赛已经是猪脑过载状态了……赶快下楼买了水,活了!

瑞士轮结束后,8强诞生,我以小分第八的成绩擦边进入!本来只是想久违的来打个比赛,能晋级是真挺意外的。可以继续多打打牌了,还真挺开心!

悲报,8强开始对局先后手均由瑞士轮排名决定。在这种先后手差距极大的环境下,这个规则让大师喜笑颜开,而对我这种第八名的小伙真是太不友好了……

8进4的对手是实力强悍的焦大师,以擅长大绿献力闻名。上周刚在另一场预选赛的决赛中因为运气不佳憾负。这次比赛中,我和焦大师是全场唯二的大绿献力,晋级八强说明这套牌的强度(走位)还是不错的,但遇见经验和理解都胜过自己的选手,还是有点虚。而且内战对局,后手的劣势真的太大了,预感自己可能要止步八强了。不过还是平复了心情准备开搞,毕竟打牌还是要享受每场对局的~

第一局的具体对局过程,其实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概过程就是:他没胡,我胡了。在我结算了第三张收成节的时候,对手还没抓到夜殿……

第一回合双方互出罗堰,焦大师二回合狼皮加速,我思考后选择多头龙斗了对方的罗堰进行减速。但这局焦大师的展开就颇为顺利了,在绿巨魔的掩护下打出了奇奥拉,而我也打出绿巨魔后,用薇薇安的2异能斗掉了对面的巨魔,思考后踢了奇奥拉一脚削减忠诚指示物。但焦大师在巨魔皮的加持下,放下夜殿后开始爆费,骁骑提速后结算卡恩,自信的找了神像,并用母圣树炸了我的夜殿。

(不过我手里还一个夜殿,这样反而帮我不卡地了……)我思考后选择薇薇安加豆,攻击牌手,焦大师不假思索掉了6血。我反推了焦大师下回合应该会补充场面并结算神像来压制我的法术力,我看了看对手的14血和自己的手牌,起了杀心……果然,下回合焦大师拍下波禄卡诺斯,和法老神雕像,场上还有骁骑,看起来很稳。到我,结算费用后夜殿爆费,下新夜殿爆费,顶着神像结算了卡恩,找了陨石魔像,砸掉波禄卡诺斯。收成节意外翻出妮莎,计算伤害后立地,薇薇安分豆给骁骑和小多头龙,all in。由于妮莎的指示物有践踏异能,焦大师计算后确认无论如何阻挡都会,于是握手投牌。

赛后向焦大师和我解释了我场面铺开后没有立刻投牌,是因为认为下回合有机会用锁链面纱达成组合技翻盘。我正好请教了基兰之心和锁链面纱的用法,焦大师很耐心的给我讲了具体操作方式,并且说这个组合技并不是win more,而是一个很关键的配置。之后又讨论了备牌神器的配置,以及空击虫的携带数量,让我收益良多。

4进2的对手是王嘉年大师,曾经打过PT的选手,实力和经验都毋庸置疑。比赛间隙也得幸观看了他和老杜(杜雪童)的对战,双方的操作堪称赏心悦目,让我对白蓝控制打红黑中速的对局要点有了更多认知。

之前有稍微练习过大绿对白蓝控的对局,这个版本中应该是大绿的小优对局:大绿的攻击维度较多,不是传统ramp套一个神愤就回家的情况,善用旅法师和备牌的载具可以保留战力,控制出牌节奏也同样重要,但被结算6费的告别是毁灭性的灾害。

第一局我一回合顶出罗堰,二回合出奇奥拉时候被爪尔干扰反击,我到5费时选择莽出多头龙,总不能再被爪尔吧?大师苦笑着表示你结算了,于是67多头龙开踹。之后我持续铺场,大师也陆续结算飘萍和泰菲力化解着我的场面,同时进行手牌调整,非常稳健。但很无奈的卡在了第五块地,无法结算告别。下回合,大师看到我坟场有收成节,且仔细算了我的献力后,用替费的异灯行进去除了我一个狼皮,是非常细致的操作。又过了一回合,依旧没有抽到第五块地,被我场攻踢死。

换备时候感觉我的波禄卡诺斯和撼世妮莎可能难以结算,且用处没那么大,于是换成了俩空击虫。但事后复盘,撼世妮莎属于结算后会让对手比较难受的单卡,而空击虫面临各种白色去除其实是很垃圾的,这个换备属于换错了。

第二局接了一个4地1空击虫1巨魔1收成节的保守起手。对手前两回合空过,我闪现空击虫开始挠痒痒,然后秒中次元洞(……)。之后继续进行一个场面的推杯换盏,然后我和大师都卡了地(……)。

但我凭借夜殿还是能提取更多法术力,而大师又卡在了5费。我想了想,用5豆的薇薇安启动3异能,从备牌找了陨石魔像,怒拍后表示“我要炸了你这个蓝白地!”全场一片寂静,然后大师淡定的说“这个只能炸非地永久物……”我仔细看了看牌……哎哟我可真菜!只好炸了对面的次元洞,把我的空击虫放了出来,空击虫表示心情愉悦(……)。后面继续僵持了几回合,在我最后一次攻击时,大师手里终于没了去除,主动和我握手告负。

这个对局中我犯了挺愚蠢的包,但还是凭借自己的好运气和对方的坏运气赢了,其实心里是很惭愧的,觉得自己犯包了不太配赢……不过还是调整一下心态,开始观看另外半区的对局:贾大师操控红蓝无畏创新,对陈天润的莲花组合技。

无畏创新对莲花组合技是一个劣势对局,主牌缺少反击的情况下是很难与对手互动的,而莲花却有3回合爆头这种恐怖的上限存在。贾大师果然已经0-1告负,第二局对手也已然是一副开始说书的态势。贾大师开放4费,手牌放到一边,淡定的看对手操作。陈天润在攒出12费之后,打出了全知全能,问“可以结算吗?”贾大师优雅的点了点头,对手默认大师没有反击,于是很快乐的打出了求诸黑暗准备找牌库。突然,贾大师制止了对手,魂力了宵城大田原,直接反召唤了已经在场的全知全能!对手大惊失色,没想到会面临这种情况,组合技就这样被中断了。但稳定情绪后,他选择找了研读书页,凭借剩余的2蓝和求诸黑暗的3黑,结算了研读书页,抽牌并重置莲花地和已变身的悲剧舞台后继续开始操作,直到结算了信徒列尔,大师淡定的表情中终于露出了一丝苦涩。陈天润继续操作了5分钟,再次结算了全知全能,并展示了手中的突发通牒,贾大师终于大度的选择投牌。

第一局对手下占卜地,我顶出罗堰,对面远景烁影,我下夜殿狼皮再狼皮。对面下莲花地,炸飞剩余2地。我……又抓了个夜殿,卡地了,泪流满面。思考后顶出奇奥拉,重置贴了俩狼皮的地,提取献力4,下了个新夜殿,一顿操作,顶出撼世妮莎和6豆多头龙,闭眼等死。没想到对手也叹了一口气,思考后循环了维齐尔,抽卡后又陷入思考,之后结算了森林占卜。我心说,要完蛋!然后对手下了悲剧舞台,清空法术力,回合结束了!大难不死的我,抽卡!多头蛇蜥巢穴,这什么垃圾……我看了看妮莎,看了看地,看了看夜殿……这似乎有说法啊?横进蛇地,妮莎重置蛇地,加3豆给敏捷,夜殿提费,奇奥拉重置夜殿再提费,所有费用一起给蛇地,带着场上的6攻多头龙,all nin,进行一个满血的斩杀!旁观群众看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我这顿操作是啥结果了,纷纷表示这夜殿太厉害,大绿献力真是太离谱了~

拿下第一局后,第二局心态就轻松了很多。依旧是下了波禄卡诺斯上多头龙,开打。

起手不错,有加速有卡恩,那来吧。对面1费占卜地,我顶出罗堰,对面远景烁影,这情况好眼熟啊……我出第二个罗堰,再顶出女像柱。对面3费下悲剧舞台,同时森林占卜找了莲花地。到我,万事俱备,卡恩,找滞阻法球!对手愣住,看了看手牌并没有大田原。只好尴尬地让过。到我,那继续,找法老神雕像,咱们日子别过了!对面看着法球和神像,泪流满面。对局继续,对手没有母圣树和大田原解除我的场面,卡恩放肆的立起神像开始殴打对手……下回合,对手告负。

比赛结束后,店长热心的给我俩发了奖品,并拉我们拍照留念上传。虽然照片上我的表情好像不那么高兴,但内心还是很快乐的~毕竟最初只是想到好久没打牌了,出来“复建”一下,没想到居然可以很幸运的夺冠,实在是意外之喜。拿到了名额之后,就可以安心的陪小伙伴们练牌了!

最后,感谢北境卡牌的店长举办比赛,让我们能有机会打牌。裁判同学执裁一天也真的很辛苦了!给与我指导的大师们,和我开心沟通的牌手们,感谢大家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周末!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