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明日之星冠军杯正在上海火热进行,主办方特别设置教练员论坛环节,中外青训教练近日齐聚一堂展开头脑风暴前国足主帅高洪波自曝:对诸多小队员的跟踪数据显示,速度慢、体脂率高、缺乏个性化训练,是当下国内青训暴露的三大短板。

高洪波是徐根宝的大弟子,徐根宝退役后在北京担任青少年足球教练时,挖掘出高洪波这棵好苗子。球员时代的高洪波善于用脑子踢球,很会在门前把握得分机会,曾担任国足主力前锋。退役之后,高洪波曾率长春亚泰队夺得中超冠军,并作为国足主帅多年征战洲际赛事,如今他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分管青训版块。

中国足协此前已推出《中国足球协会青少年训练大纲》,并举办各年龄段的全国精英青少年球员训练营,全面摸底掌握国内各年龄段人才储备情况,构建精英青少年球员人才培养体系,最大限度发掘和培养人才。

高洪波透露,对于入选全国精英青少年球员训练营的小队员,中国足协有关部门会持续跟踪,即便这些小将回到俱乐部,依旧在观察视线中。有关部门为这些小将组建信息库,通过数字化平台建立12个模块,搜集他们的基本信息、技术特点、体能数据等。

“通过两年多的数据搜集,我们发现中国青少年球员暴露出一些问题。”高洪波通过PPT展示一张数据对比图,“我小时候踢球时,徐指导包括国家队教练给我们灌输的理念,是中国球员在亚洲具有速度和灵敏的优势,但从我跟踪的青少年球员数据来看,从10岁、11岁到13岁、14岁,这批球员速度能力的差距越来越大。”高洪波认为,其中当然有选材不精准的问题,但他提出:“教练是不是也考虑下,里面有没有训练不够科学的问题,导致把中国球员速度、灵敏的优势弄没了?”

高洪波还透露,中国青少年足球选手普遍太胖,体脂率太高。“这两年,我们国家队和俱乐部教练评价职业球员时,都要求队员的体脂率控制在9%至12%之间。”高洪波感慨,现在中国青少年的体脂率普遍高于12%,“一方面可能和中国饮食中猪肉较多有关,导致小球员体脂率较高;另一方面,青少年训练也要进行优化调控,这里面改善提升的空间还很大。前不久总局领导来中国足协调研,我也这么说:除了让球员养成科学饮食的习惯,我们教练员也要解决科学训练的问题。”

足球职业化改革后,有不少欧洲豪门俱乐部在中国开设训练营,也有很多欧洲球队对中国青少年教练市场售卖日常训练课程。不少中国青少年足球教练求知若渴,渴望学习,也把这些欧洲训练课程,原封不动运用于中国小将身上。

高洪波认为,国外的模式化训练当然很不错,但要和中国小球员的身心特点结合,尤其中外小球员的日常学习环境、每周训练时间完全不一样,不能直接照搬。

“我记得,我和范志毅还是青年球员时,徐指导在训练结束后,每天留我们下来,加练头球和射门。”高洪波表示,中国青训教练除了展开系统课程培养,也需要借鉴过去个性化教学的经验优势,“中国人的身体素质,和欧洲人不完全一样,我们要根据中国青少年球员的特点,更多突出个性化的训练,挖掘球员的技术特点。”

与此同时,前亚洲足球先生范志毅现担任根宝基地青训总监,挂帅上海U15红队获得赛事开门红。性格耿直的范志毅,向来爱说大实线日,在西班牙籍主教练卡马乔的率领下,阵容不整的国足以1比5惨败于泰国青年军。国足惨败成为坊间热议话题,范志毅赛后的一番大实话,时隔十年后被网友膜拜为“预言帝”。

范志毅在批评完中国足协任性换帅后,做出一个经典的预言,“再下去要输越南了。泰国队输完输越南,再输缅甸,接下来没人输了。”2022年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临阵换帅且折腾非血缘归化的国足,果然被范志毅言中,在客场历史上第一次输给了昔日实力不堪一击的越南队。

这次参与上海明日之星冠军杯,范志毅的身份是上海U15红队主教练,球队以根宝基地年龄段梯队为主,加入上海海港队5名优秀球员。上海疫情期间,徐根宝、范志毅和球员们坚持在崇明岛封闭训练,和大年龄段球队踢对抗赛,球队进步飞快。赛事小组赛第一场,范志毅挂帅的上海U15红队以3比0击败组建时间短暂的中国足协精英龙队。

在赛事举办的教练员论坛上,主持人刘越谈及,过去中国足球有北派的大刀阔斧,比如山东足球高举高打、辽宁和大连的硬朗风格,也有海派足球的兼收并蓄、海纳百川,还有南粤的足球的精巧灵动、技术为王。眼下范志毅在当“孩子王”,他遭遇到哪些选材困扰和心得?

范志毅直言:“现在的青少年球员,确实没有我们那个时候有特点。比赛中,速度快的青少年球员,也不是很多。我们基地每周要进行一次专门的身体素质训练,有短距离、有12分钟跑,长跑方面我们队员最差的也能跑到3100米。但足球不只是往返的匀速跑,还有突破、后插上的加速跑,我看了下30米短距离跑的速度,都是4秒5左右,很少有跑进4秒的速度型选手。”

范志毅认为,球员的特点要靠训练雕琢,“我在球员时代,其实是有一脚远射的,但这不是天生的,而是徐指导硬抓出来的。我在国二队时,每堂训练课结束,徐指导、杨礼敏指导都会笑嘻嘻拉住我,这么早就下课了?然后,起码加练50到80个远射。包括高洪波指导,他在徐指导手下训练时,加练头球和门前包抄都是家常便饭。”

不过,有些素质并非依靠训练得到提升,比如速度,完全就是天赋,老天给的,后期训练提升的空间有限。范志毅认为,中国足球眼下的困境,其实并不难理解,纯粹就是踢球的孩子人数太多了,在亚洲对手不断进步的前提下,中国足球当然落后就要挨打。

“上海市足协今天公布数据,上海青少年注册球员超过6000人,每年都在增长。上海只有2400万人口,和其他省市比,放在全国,这样的注册青少年数据,这都是中上游水平,很不错了。”范志毅线个最好的球员,“和我当运动员的时候,踢球的孩子真的太少了,我们教练组几乎没得选。在我踢球时,也就是20世纪80年代,上海差不多是几万个孩子里选择最好的25个人,大家竞争进入市少年队、青年队。”

1994年,中国足球进行了职业化改革,但投资方几乎都只关注一线队,忽略了对青少年梯队的培养。与此同时,在奥运争光战略下,国家在顶层设计方面一度放弃了时间长、见效慢、投入大且拿不到金牌的足球项目,原有的三级少体校模式彻底毁灭,青少年梯队培养一度出现“专业不要、市场不靠”的尴尬。

这段足球改革中遭遇的弯路,直接导致中国足球人才青黄不接,中国足球屡战屡败。2015年,国家有关方面推出了《中国足球改革方案》,青少年足球发展明显有了积极变化,但足球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需要久久为功,坚持发展。眼下,中国足球青少年注册人数在不断增加,但相比当年专业队时间的巅峰数字,依旧有着巨大的缺口。

范志毅直言,“我们在培养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有特点的小球员不多。所以你说为什么我们中国足球在退步?青少年时期,选人就选不到特别好的苗子,这也是我们教练碰到的现状,现在确实是比较难选到有特色的小球员。”

如遇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版权侵权联系电话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