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东京奥运会山地自行车男子越野赛准时开赛,浙江嘉兴张鹏代表中国出战本场比赛,他也是中国代表团唯一一位站在本次奥运会山地自行车赛道上的男选手。虽然张鹏在总赛程七圈半的比赛中,进行到五圈半时便因“套圈”赛制强制性下了赛道,但从跻身全国前八到站上全国比赛领奖台,他仅用了两三年,这也创造了浙江的奥运“骑”迹,实现了零的突破。

小学时,张鹏因为良好的身体素质入选田径队,跑步、跳高、跳远都练过。2011年,在澉浦中学读初中时,15岁的张鹏被嘉兴市自行车队的教练张燕红选中,开启运动生涯。经过4年的刻苦训练,张鹏参加了第十五届省运会的比赛,荣获公路男子甲组80公里团体赛第一名和个人第二名的好成绩,就是这次比赛,让省队山地车教练蔡居宝发现了好苗子。进入省队后,张鹏主攻山地自行车项目。

相比其他自行车项目,山地自行车训练是最苦的,所以在招生时,除了需要家长支持外,还需要队员具备吃苦耐劳的品质。一开始,家人也并不支持张鹏走体育这条路,但看到张鹏自己坚持,便作了让步。山地车也是一项比较昂贵的项目,轮胎、变速器等配件都是消耗品,一次两三千元少不了。张鹏还没拿工资的时候,父亲张浩就是儿子坚强的后盾。

张燕红至今记得,当年挑选苗子时,张鹏就展现出了强大的心肺功能和良好的车感,进入嘉兴市海盐自行车队后,他更是表现出了特别能吃苦的优点。“车队每天早上五点半出早操,下午还要再训练三小时,张鹏从没有偷过懒或喊过累,给他布置的每一项训练任务,他都会不折不扣地去完成。”

不过,拼命三郎也曾有想过放弃。2019年初,浙江省队留在长兴训练,冬天气温低至零下10来度,每次去公路上训练,所有的关节从一开始的刺痛会逐步变成没有知觉,训练回来后,张鹏本来就有伤的膝盖根本抬不起来。“那时候,伤病的困扰、成绩的瓶颈一起袭来,非常沮丧,曾经想过要不就算了。”但是,熬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张鹏又有了显著进步。2019年,也成了张鹏的关键年。

2019年,张鹏先后参加了国内多个赛事,在四川罗江越野赛中获得该项赛事亚军,而在接下来的宁波慈溪山地车越野赛中获得全国第八名,并一举取得10分的国际积分。张鹏入选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大名单,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记者了解到,原本的大名单中并没有张鹏。直到今年4月,张鹏才接到通知以替补身份出战东京奥运会。

按照选拔规则,获得2019年亚锦赛冠军才有资格获得出征资格,张鹏并没有参与这一赛事的角逐;替补出战的资格则是“国家队队员、至少获得10分国际积分”,张鹏恰恰凭借宁波慈溪山地车越野赛中的10个积分,顺利踏上奥运征程。蔡居宝认为,“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三个月间,先是在云南,再到甘肃,出征前又在北京训练了一段时间,准备还是比较系统、充分的。张鹏的动作比较毛躁、失误较多,备战期间他一直在“补短板”,进步是明显的。我国山地自行车和世界顶尖水平差距较大,张鹏这次能拿到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就已经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

决赛中,张鹏没能如愿完赛,不过能参赛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东京这条赛道的难度很大,我们在国内训练和比赛都没有难度这么高的赛道。”经过了奥运会之后,张鹏的心态成熟了很多,“奥运会都比过了,感觉别的比赛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这次奥运之旅,张鹏其实也留下了遗憾,因为备战的时候心态有点着急,反而临近比赛时没能调整到最好的状态。“有段时间就是骑不动,自己着急、教练也着急。”而且,因为替补出征奥运,张鹏也被一些不了解规则的网友“网暴”,认为他不够资格去参赛。

张鹏说:“一开始肯定会难过,觉得他们又不了解,凭什么这样说我。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过多关注别人,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当看到儿子出现在奥运会赛场的直播画面中时,张浩眼光发亮,细算起来,此时距离上一次儿子回家,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

浙江并没有山地自行车合适的训练场地,且南方多雨、高温的气候因素,都不是理想的训练环境。所以作为山地自行车手,张鹏几乎全年在外“南征北战”,且训练多为野外山里,条件非常艰苦。张鹏打趣说道:“除了青藏高原,全国各地我都去过了吧。”

虽然和家人聚少离多,但是家人永远都是张鹏的牵挂,有什么事情,张鹏也会打电话和爸爸说说。

奥运会后,开启新的征程,全运会是张鹏的下一个目标,他说自己很幸运,陕西全运会是他的第二届全运会。上届天津全运会时,年仅20岁的张鹏首次登上全国比赛的舞台,“那时候还小,也没有给自己定什么目标。”这次全运会,张鹏希望能全力争取一个好名次。

问到全运会后想干什么,张鹏笑着说当然是回家陪陪家人,最想吃的是妈妈做的酸菜鱼。

国家体育总局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2号邮政编码:100763联系电线网站联系电线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